慈溪新闻网频道为您提供财经新闻、爆料新闻、社会新闻、国际新闻、股票新闻、热点新闻等多种网络新闻栏目及往期新闻精彩回顾。
位置:慈溪新闻网 >爆料新闻 >《經濟援助》社評中日兩國關係發展應當登高望遠

《經濟援助》社評中日兩國關係發展應當登高望遠

2018-10-26 12:40:35来源:慈溪新闻网点击:11...

  外交部發言人回答記者提問時明確表示,日本對華官方資金合作在中國改革開放和經濟建設中發揮了積極作用,日本也從中獲得了實實在在的利益。這是中日互利雙贏合作組成部分。中國願結合新的形勢發展,同日方就繼續開展有關對華合作溝通。這標誌著中國官方以間接的方式承認日本將取消日本政府對華政府發展援助。

  中日兩國邦交關係正常化之後,日本決定對中國發展提供。日本對中國的援助分為資金援助和技術援助。資金援助分為無償援助和有償貸款。技術援助體現在為發展中國家培養人才、與中國開展專項技術合作、接受中國專家培訓、共同開發調查等項目中。日本曾經向中國提供過有關疫苗,也曾經派出技術專家幫助中國開展農業生產技術方面的研究。到目前為止,仍有一些日本技術專家在中國開展技術合作。但是,中日兩國技術合作已經超出了技術援助的範圍。資金援助無償提供資金援助和提供低息貸款。中日兩國建交之後日本在中國修建中日友好醫院、中日環保中心、貴州省農村改水工程等基礎性設施。日本提供的低息貸款幫助中國修建北京地下鐵路、首都機場、京秦鐵路、南昆鐵路、上海浦東長江大橋等工程。所有這些援助有利於中國基礎設施建設,同時也有利於中日兩國開展經濟合作。

  發達國家向發展中國家提供是國際慣例,這一方面是因為發達國家向發展中國家提供經濟援助,可以幫助發展中國家盡快擺脫貧困,走上自力地發展道路;另一方面發展中國家獲得自我發展能力之後,發達國家擁有廣闊的市場,發達國家可以在發展中國家銷售更多的產品,可以從發展中國家獲得更多的資源。日本通過給中國提供,獲得了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日本企業在中國各大城市設立工廠,不僅生產汽車、洗衣機等家用產品,迅速占領中國消費市場,而且更主要的是,在中國消費者的心目中形成了特殊的品牌形象。當年日本在中國湖北武漢生產的“荷花牌”洗衣機曾經風靡一時,日本企業從技術轉讓中獲得了巨額利潤。所有這些都充分說明,經濟援助對發達國家至關重要。

  經濟援助不僅是打開發展中國家市場的鑰匙,同時也是擴大市場占有份額最重要。按照複雜理論,如果一個國家企業產品在另一個國家市場份額相對較高,那麼,消費者形成產品依賴之後,就會不斷地購買這個國家企業生產的產品,從而使市場份額相對較高國家企業產品成為其他國家不可或缺的重要產品。日本產品在中國之所以暢銷,與日本當年提供的技術援助和經濟援助服務關係。現在東南亞一些國家特別是越南居民大量購買日本的摩托車,就是因為日本在東南亞國家特別是在越南實行經濟援助政策,援助過程中逐漸地開拓東南亞市場,並且在東南亞市場培養大量忠誠的客戶。由於客戶長期使用日本產品,因此,形成明顯的路徑依賴和產品認同,日本產品在東南亞市場長盛不衰。

  日本多次減少對中國的援助,這是中日兩國關係發展變化一個重要指標。中國外交部曾經多次明確表示,日本對華援助不是施舍,是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經濟合作的常態表現。中國感謝日本提供的經濟援助,但是,如果日本取消對中國的經濟援助,中國不會提出任何異議。近些年來,中國全面深化改革,市場進一步開放,各國企業在中國市場競爭日趨激烈,日本產品在中國市場占有率已經大幅度下降。在這樣大背景下日本決定取消政府對中國的經濟援助,並且希望探討與中國共同開辟第三方市場,這是中日兩國關係發展的必然趨勢,也是中日兩國關係發展需要的重要關口。

  中日兩國作為東亞地區重要國家,在世界經濟排名處於第二和第三的位置。中日兩國攜手合作將會給世界帶來無限發展機會。日本政府決定與中國探討第三方合作的途徑,這說明日本已經充分意識到中國經濟發展對日本的重要性,希望以平等姿態妥善處理與中國的經濟合作關係。中國對此高度讚賞。中國決定設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目的就是要集腋成裘,改善亞洲地區各國基礎設施落後狀況,為亞洲經濟快速發展打下堅實的基礎。然而,日本政府出於遏制中國的需要,拒絕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錯過了與中國開展金融合作的良好契機。此次日本政府決定與中國共同開辟第三方市場,說明日本政府深入之後,意識到與中國合作的必要性和緊迫性,願意在共同開辟第三國市場問題上與中國建立的合作機制。

  中國願意在互利合作前提下與日本共同開發第三方市場。中國提出亞洲大陸鐵路計劃,希望在亞洲地區建立鐵路互聯網絡,實現各國鐵路的互聯互通。然而,日本出於搶占亞洲地區鐵路市場考慮,在亞洲鐵路建設投標過程中搞不正當競爭,通過提供無息貸款並且壓低報價,與中國競爭鐵路建設合同。現在看來,日本這樣做損人而不利己。日本與中國競爭印度尼西亞雅加達到萬隆鐵路,由於過於強調自身的利益競爭失敗,中國取得了印度尼西亞高速鐵路建設合同。在印度高速鐵路建設項目投標過程中,日本強調所謂意識形態分歧,鼓勵印度將中國高速鐵路建設企業排擠出去。日本獲得印度高速鐵路建設項目之後面臨著土地拆遷、技術工人短缺等一系列的問題,到目前為止,印度和日本高速鐵路合作項目尚未實質性的進展。所有這些都充分說明,如果日本在高速鐵路建設市場上實施不正當競爭,企圖將中國從高速鐵路市場排擠出去,那麼,最終很可能會導致自身受到嚴重損害。痛定思痛,日本政府決定與中國合作開辟第三方市場,並在此基礎之上取消對中國的經濟援助。這是日本政府在與中國競爭中採取的新戰略。

  中國希望與日本共同開辟第三方市場,但是,中國希望日本按照原則真誠地開展合作。如果日本政府在與中國合作過程中增加有關意識形態和價值觀方面內容,企圖阻止干擾中國與其他國家的合作,那麼,中國政府將會毫不猶豫地譴責日本的做法。

  現在中國與東南亞、中國與中亞地區國家合作了良好的成效。中國在東歐地區的合作,已經引起西歐國家高度關注,歐洲聯盟通過決議,決定組建歐亞基礎設施建設基金,為歐亞大陸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提供資金支持。很顯然,日本不是歐亞大陸國家,日本試圖強化與中國合作開辟第三方市場,實際上是擔心日本在歐亞大陸基礎設施建設市場中被邊緣化。

  日本首相之所以率領龐大企業家隊伍訪問中國,就是因為日本政府已經意識到,隨著歐亞大陸合作進一步加深,日本作為島國正處在邊緣化狀態。如果不加強與中國的合作,那麼,在未來經濟發展中將會失去更大的市場。

  需要與中國合作開辟第三方市場大背景下,日本政府決定取消經濟援助意味深長。如果日本政府意識到中國的重要性,願意和中國共同開辟第三方市場,那麼,就應該拿出誠意,進一步加大對中國的經濟援助,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為中日兩國合作開辟第三國市場打下堅實的基礎。

  中日兩國合作僅僅局限於經濟領域,當然也不能囿於歷史糾葛。中日兩國合作應當登高望遠,應當從更高層次來看待中日兩國關係發展前途問題。人類文明幾千年歷史長河中,中日兩國長期處於相互學習過程中,日本明治維新之前,向中國學習;日本明治維新之後,中國向日本學習。中國希望借鑒日本的經驗,盡快走向現代化發展道路。中國為此派出了大量留學生,學習日本的軍事、醫療、農業和工業製造技術。然而,日本特有的民族自負使得日本走上了軍國主義發展道路,悍然發動對華侵略戰爭。中國人民浴血奮戰取得了抗日戰爭的勝利,中國為此付出慘重的代價。日本朝野各界沒有吸取教訓,反而認為打敗日本的是美國和蘇聯而不是中國,長期對中國採取蔑視態度。正是由於日本朝野各界對中國的極端自負心態,使得日本在處理歷史問題上採取極端不負責任的態度。中國政府可以既往不咎,抱著向前看的態度,重視中日兩國關係。但是,如果日本朝野各界沒有反躬自省,沒有採取切實有效的措施,消除軍國主義的影響,走和平發展的道路,那麼,中日兩國關係發展還會出現重大。

  中國應當與日本開展合作開發第三國市場。但是,雙方合作應當注意下列問題:第一,必須明確雙方的權利和義務,在合作過程中防止出現不正當競爭。中國和日本在高速鐵路、電力開發、基礎設施建設領域具有明顯的比較優勢,中國在高速鐵路建設初期,借鑒日本高速鐵路經驗,很短的時間內完成了中國高速鐵路網絡建設。如今中國已經在高速鐵路建設領域實現了知識產權系統化,中國在高速鐵路建設過程中已經形成了自己的高速鐵路知識產權體系,如果日本政府利用與中國合作的機會竊取或者破壞中國的高速鐵路知識產權體系,那麼,將會給中日兩國合作製造障礙。

  中國應當首先中國高速鐵路知識產權體系保護工作,並在此基礎之上與日本開展高速鐵路領域的合作,共同開發第三方市場。中國國務院可以行政法規或者授權國家知識產權局對中國的高速鐵路知識產權進行系統整理,制定中國高速鐵路知識產權保護規則。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在高速鐵路系統出口過程中切實保護中國的合法權益。

  部分學者認為,中國在高速鐵路建設過程中,借鑒日本、德國和法國的技術,充分利用後發優勢,改進高速鐵路基礎工程設施,從而提高中國高速鐵路的運營速度。這種說法有一定的道理。由於中國充分意識到高速鐵路發展中存在的瓶頸制約因素,在高速鐵路建設過程中,有意識地減少彎道,從而為高速鐵路提高速度創造了有利的條件。但不能而否定中國在高速鐵路方面所積累的知識產權。中國應當制定的知識產權保護系統,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在與日本合作的過程中切實有效保護中國的知識產權體系。

  現在日本要求中國在東海地區提供石油勘探地質資料,希望在中國南海地區和中國合作開發“可燃冰”資源,日本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要利用中國已經花費巨資獲得的技術資料獲取商業利益。中國在與日本合作的過程中,既要考慮到中日兩國的比較優勢,同時也要採取切實有效的措施保護中國的知識產權,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中日兩國因為市場開發而產生新的爭端。

  第二,中日兩國合作開辟第三國市場應當高度重視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問題。日本強調自己是民主國家,希望與東南亞國家建立所謂的價值觀共同體,共同中國。現在看來,在巨大商業利益誘惑下,無論是東盟國家還是印度、巴基斯坦都不會與日本開展所謂的價值觀合作。雖然美國企圖把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打造成為亞洲地區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共同中國。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中國絕對不會屈服於壓力,更不會被日本、澳大利亞和美國的所謂價值觀外交所嚇倒。中國與印度關係正逐步改善,中國與澳大利亞關係正處在調整過程中。如果日本在與中國合作開辟第三方市場的過程中,強調所謂的價值觀或者意識形態差異,關鍵時刻把中國排擠出去,那麼,中國應當在合作條款中增加有關內容,防止日本利用經濟手段之外的其他方式譬如磋商損害中國企業的利益。

  當年中國和日本作為澳大利亞鐵礦石的進口國,共同向澳大利亞生產企業購買鐵礦石。但是,日本利用特殊游說澳大利亞政府,並且與澳大利亞礦山企業開展密切,在很短的時間內持有澳大利亞礦山的股份,並且與澳大利亞合作方共同提高出口鐵礦石的價格,給中國企業造成嚴重損害。澳大利亞甚至派出商業間諜人員到中國,了解各個煉鋼廠鐵礦石進口情況,將有關情況報告給澳大利亞的礦山企業,從而使中國在鐵礦石進口談判過程中處於非常被動的地位。中國從澳大利亞進口的鐵礦石價格昂貴,中國鋼鐵企業因此而長期陷入虧損狀態。中國應當吸取教訓,一方面在與日本合作開辟第三國市場的過程中,防止日本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通過游說政府、直接向第三方企業投資入股等方式,損害中國企業的利益,另一方面採取法律上的措施,確保日本企業不敢偷梁換柱,通過關聯交易等方式,破壞中日兩國合作關係。

  中日兩國之間競爭是長期的競爭,但是,只要中日兩國各自發揮自己的比較優勢,共同開辟第三國市場,而不是在東北亞地區相互角力,中日兩國和平關係就能持續下去。中日兩國圍繞著釣魚島的爭端短期內無法解決,只要中日兩國保持,在釣魚島問題上日本政府不尋釁滋事,那麼,中日兩國就一定能走出歷史的陰影,實現國家關係的正常化。

    网友评论
    评论(...
    全部评论